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作家风采】

吴仰生,笔名仰生,昵称:俯仰生涯。安徽省作协会员,曾为下乡知青、工人、中学和大学教师。

爱好文学,笔耕不辍,已有350多万字的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发表与出版。其中,中篇小说《亡魂》和长篇小说《爱的家教》颇受好评;曾获“小天使"铜像儿童文学奖、"阿英”文学奖等十多种奖项。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著名作家吴仰生小说集】

人 啊 人

(系列二十五)

寻找"乞丐”小六子

三十多年前, 在我的生活里,曾有一 段难忘 的经历,那就是当了回乞丐

我有一个好朋友,他叫周善德,也是写小说的;淮北人,性格豪放且放荡不羁。那时,我们都才三十出头,正是敢笑、敢骂、敢冒险的年龄。

他在政协机关文史办任主任,能经常看到有素材价值的文史资料。这对于一个刚步入中年的作家来说,是绝好的丰富人生经历的机会。

有人说,没有坎坷的人生经历和多舛的人生经验,作为作家是贫乏的,是不可能有精品大作灿世的。

有一次,合肥市政协文史办交流来一篇回忆彔,是关于王亚樵生平的珍贵资料。他欣喜若狂,带了两瓶白酒,到我这儿喝得烂醉。

他高兴啊!三个月后,一部长篇小说《暗杀大王——王亚樵》在"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当时,还不时兴暗杀题材,就爆了个冷门。

他等啊等,又等到了一篇很有份量资料,是写乞丐的,说民国的时候,芜湖市弋矶山一带有一个乞丐王国,后来这个王国还有了武装,专打日本鬼子,一时传为传奇佳话,大快人心。

他又兴奋起来了,一定要写乞丐题材,并硬要拖我陪他,也去当回乞丐。

这次他拿来五瓶白酒,我们喝着酒啦呱了三天,都是说乞丐,说怎么假装讨饭、怎么成为"丐帮"的知已、怎么套出他们的故事。

我说,洪七公在世就好了。

他说,我们也当回郭靖,展示一下降龙十八掌。

其实,善德从小就习过武。他的祖父在武当山待过十八年。后来十几个师兄弟承奉师令,下山参加了陈毅元帅的新四军。可惜,除了他爷爷,师兄弟们竟都先后牺牲了。

善德也不简单,他上大学前,可是特种战斗部队的。

我是七七年上的大学,文化大革后的第一届。他是早二年的工农兵大学生,应算是我师兄。我这么叫他,他就十分激动,硬要收我为师弟,是学武的师弟。我明白,他是执意收我为徒弟,这么说真是给足了我面子。

这么断断续续跟他学了三年武,虽不算好身手,不敢参加散手一类的比赛,但对付十来个平常人还是不在话下。

然而,事与願违。我俩穿着破衣衫、挎着讨饭篮,在弋矶山一带转了三天,不但没有找到"丐帮”,连一个叫花子影子也未遇到……

对于乞丐,我是有交往的,也是有感情的。在我三岁的时候,因为救赎可爱的蚂蚁,这些乞丐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我曾在《蚂蚁》这篇小说中写道:

我家在无为县城有一座老屋,后门口有一溜青石板,对面有片废弃的园子。奶奶说,那是我的百草园。

在园子的泥巴断垣与我家后门之间,是一条羊肠小道。

那时,刚解放,常有乞丐光顾。其中一个叫小六子的,大概是头儿。他们也是分地位的。这小六子身后揹着四只口袋,带着五六个小叫化子泣讨。

说泣,是哭泣且打着竹板,唱着莲花落。一曲一曲的,不讨足了就不离开。

他们还有一个绝招,就是将讨饭的破碗,生气地砸碎在那青石条上。用手抓一把碎瓷儿,塞进嘴里咀嚼。手上流血,嘴巴也流血,眼看就要死人了,你能不尽其所有地滿足他们吗?

奶奶见状,不等他们嚼瓷片,就奔着小脚赶紧送上饭菜,还有钱,不多,但对我们这个贫穷之家,也算大方得很了。

这些乞丐还有一招,就是玩蛇。将一条或几条大蛇绕在身上,那蛇儿不时地伸出红滴滴的长信儿(舌头),还发出滋滋的叫声。

那时我才三岁,就喜欢他们来闹,一点也不讨厌他们的乞讨行为。

后来,我才知道,这叫恶乞。乞丐们也是很可怜的,好好的人呀,为啥遭这趟罪,恶了别人,也苦了自己。

我的奶奶为人善良,有时将自己的饭让给了乞丐,就饿着。

这些讨吃的极其识人,也就不来"恶"我家。实在没法子,才来讨吃一口。

有一天下大雨,后门口的小道地势低,全是水凼子,几乎是一遍汪洋。过来寻食的蚂蚁回不去了,我算见识了什么叫热?上的蚂蚁现象。它们东蹿西突,无能为力,就聚了几堆,互相碰触,象在商量着生死存亡的大事情。

下面发生的现象令我吃惊至今,时不时忆起,心头热热的,眼眶湿湿的,被一种叫做伟大的牺牲、壮义的大举这些词儿充塞着内心……

它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垒在一起,形成一个不小的团儿,由外围的蚂蚁用小腿儿发力,这力发得既合拍又得当,蚁球就滚进水凼中。暴雨将这球打得东晃西荡的,但外围蚂蚁奋力挣扎着,让蚁球跌宕着打着圈儿地向前滚着。

不一会儿,大雨将一些划水的小蚂蚊打剝下来,有的是呛水得厉害,松了下来。我看到不少蚂蚁漂浮在水面上,有的挣扎、有的死去……

我吓得哇哇大哭,奶奶赶过来哄我,我指着那一大团蚂蚁直哭,也说不出所以然。

这时,一阵踏水的喧闹接近我们奶孙。原来是那群常来打扰的乞丐们。他们奔来躲雨。这也是有选择的,宁愿多淋雨,也要选"好”人家。

他们选我家,是因为我的奶奶善良;我呢?可爱。

小六子见状,就明白了这一切。他本来可以用破碗舀起这蚁团去救它们,但他要显显乞丐的本领。这大概就是指挥生物间互相救援和相爱的大本领。现在想来,这意义可大了、涵义可深了。

只见他从身后捉出两条大蛇来,用脏手拍拍它们的扁扁的头。这三五下一拍,也怪了,蛇儿竟点点头,绕绕尾,伸伸信舌儿。大概是明白了主人的意思。

我想:真神了。

小六子跟乞讨时判若两人,它指挥着两条蛇,将其尾巴互搅着。一只蛇伏在我家的青石板边缘,另一头搭在对面土断垣的底根上。他冒雨用小棍子将一个个蚁团挑到蛇身上。那些没死的溺水蚂蚁,竟有了逃生的方向,纷纷爬上蛇身。更怪的是,无人下指令,那蚁团随即散解,形成几条长队,拼命地通过蛇身,逃向泥墙缝隙的蚁穴。

小六子为什么这么救赎蚂蚁?这个疑问一直到我成为作家时才真正清楚了。他是为了蚂蚁的自尊。他自个儿也企望得到这种自尊。

在我们扫兴而归的时候,我就说了小时候,关于乞丐小六子他们的"壮举”,本是安慰善德,想不到他倒认真了。

他请求我也请创作假,带他去我老家,去寻找乞丐小六子。

我说,应该是找小六子叔叔啦!

他说,喊他小六子爷爷都中。我俩不能亏了这套行头。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芜湖坐长途汽车 去无为,也就一个半小时左右,还没出站,就听到候车室里有人打着莲花落,唱着“要饭歌"。

我对善德说,这莲花落的味儿几十年都没变,只是唱的比小六子好听多了,可就是那苦味儿淡了不少。

毕竟生活好多了,饭也应该好讨些。善德这么说。

我们快步出站,绕进候车室,看见三人在乞讨。两个残疾小孩,不过五、六岁的样子,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他们不能行走,用简陋脏兮的平板滑轮代步,挨个地垂首讨钱,不住喊道:大叔、大爷,大妈、大嬸,行行好、行行善……

一个四十出头的女花子,长得还挺端庄,身着并不破烂,边打着莲花落边说道,我这一对儿女太可怜啦,比黄连还苦啊,可怜可怜我们吧!

她说一气唱一段:

苦瓜生来命运差,

从小死了爹和娘。

低三下四人眼下,

跟我喊娘要饭花。

要饭棍来光又滑,

出门就跟狗打架。

整天脏兮戳狗牙,

上身穿件破衣褂。

穿双破鞋没有底,

戴了帽子乐开花。

她唱着,还不时地哭着,那两个残疾儿女就边乞讨边和着妈妈的歌声和哭腔调儿。

其凄惨之状真是令人心酸,也滑稽极了。有同情的,也有感到有趣而嗤笑的。

我们见了,很是反感那些嗤笑的旅客。这对小儿小女毕竟是残疾呀!

这对可怜的儿女,所讨之处皆有反应。一元、五角不等。善德和我各拿出一百元,分别给了男孩和女孩。

拿出了大票子,见着的旅客就投来尊敬的目光,对我们点头微笑着,看来行善还是被人称道的。

那乞讨的妇女不唱了,也不哭了,回过头来直向我们作揖。

善德又掏出一百元,晃了晃,说:大姐,向你打听个人行吗?

只管问,两位大善人给了这么多,问个人问个事就不是事。

我们就提到小六子。

她认真地告诉我们,无为有三个小六子,都不过三十岁,还都是残疾。

我说,那都不是。我三岁时,他十六、七岁的样子,会嚼磁碗、会玩蛇,会唱你唱的莲花落。

乞讨的大姐笑吟吟地说,小哥,你可找对人了,他是俺师父,这莲花落就是他教俺的,教了不下五十多种哩!

我说,是五十多首,不是五十多种。!

她说,一样的!见什么人唱什么"落"(词)就是。

善德怕她顺杆子说假话,哄我们高兴,就反问:你刚才不是说没有五十岁左右的小六子吗?

是呀!她也不生气,说他的师傅早就不讨饭了,比你们有钱多了。我们都喊他“老六公",哪敢再称他小六子呢?

我俩不异而同地"哦"地一声怔住了。心想:完了,又泡汤了!

她奇怪地问:你们找他老人家干什么?又不是一路的。

我说,想他呀,三十年未见,又经过了"文革",不放心呀!

善德打开揹包,指着那些破衣衫说,我们想取取经,问问怎样去乞讨才好。

那女花子大姐竟笑起来,颇为傲气地说:他有不少产业,但都让别人代管着,自己住在银屏山,住山洞还是住别墅就不知道了。但有一个人一定知道!

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喑花明又一村。

我们齐声问:谁呀?!

她女儿!大姐认真地说。

大姐还真大气,居然歇掉了工作(乞讨),陪我们去找老六公的女儿嵇小兰。

我好奇地问,老六公原来姓嵇呀?!

大姐就在路上讲了一段老六公姓名的轶事。

师傅姓氏名谁,他自己都不晓得。日本鬼子占领南京时,烧杀奸淫,死了三十多万人,其中就有他的父母。他是被一个和我们一样的叫花子前辈收留了。

师爷爷一共收留了六个孤儿,带他们逃出了南京,乞讨到了这儿。我师傅最小,师爷爷就喊他小六子,好孬也算有了个名子。

他的这个女儿是人家送的,这也是十八年前的事了。

一个有钱人,偷着养了个小的 ,而且还生下了这个小兰。大老婆发现了,抢了她。为了报复,就给了我师傅,给了一亇光棍乞丐,要这个小女孩,受尽人间苦难,沦为女乞。可是,师傅要不起呀,没有老婆,怎么带呢?

对方就给了一千块钱,后来那男的又偷偷追上来,塞给他一万元,求他对自己的女儿好点。人啊,有时候亲情比金钱贵重多了。

不瞞你们,我当时也就二十出头,是爱我师傅的,可师傅就是不肯。后来,我才知道,他自小随义父练了童子功,是不兴和女人那个的。

说到这儿,她叹了口气,

还红了脸。看来,她是真爱她师傅的。

她说,我们也是懂爱的,我就守着他,就不肯与别人过。

那一对残疾儿女,也是师傅从人贩子手里救的。一共救了十三个小孩,十一个无残无疾,就通过派出所被福利院收了。这两个看着可怜,师傅想养着。我就抢过来做儿女了。说到这儿,还情不自禁地落了泪。

善德赶紧地将这段掏心掏肺的话彔了下来。我俩对这位大姐当刮目相看了。

我就问,救人危险吗?我在关心小六子叔。

大姐说,怎么不危险?我师傅和三个师兄弟都受了伤。

不过制伏了对方六人,交给了警方。说到这儿的时候,大姐很为师傅他们自豪!

这些与嵇姓又有什么关联呢?我又好奇地问。

她的女儿就由我们这些女徒儿照看。他也就能放心地一心朴在生意上了。

一次谈生意,是一笔大单。老板是酒鬼,嗜酒如命,当时竞争的有三家,结果就成了拼酒。

你们猜猜师傅那天喝了多少?

四斤多。师傅聪明绝顶,早就吃了醒酒药,加上有功夫,才嬴了那一大桶金。

签合同时,那老板问师傅尊姓大名。我师傅随口地、不失豪气地说:我叫嵇康。

老板“哦哦哦"地兴奋极了,难怪酒量通海,我们是至交啦!我们公司的大门向你畅开啦!!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大姐带我们来到一家吃客如流的大酒楼。这酒楼有块醒目的大招牌:"银屏楼"。

据大姐说,这字儿是林散之的墨宝,气势灵动、浩然遒劲,引得我俩直叫好。

大姐看我们激动,就卖关子,问我们可知道是谁开的?

我俩异口同声说,老六公、嵇康也!

"也 " ,她听不懂,前面的名号,她再明白不过了。

谁在打理?她又问。

善德说,六子叔的女儿吧?

这个"吧?"就是不肯定。

我说,最好是你,大姐有这个能力。

大姐指着善德说,还是他有眼光,就是我们嵇小清姑娘。师傅开了五家连锁"银屏楼”,巢湖、含山、和县都有分店,还在省会合肥开了一家,我们的小青可是总经理。她不无得意地说:她才十八岁呢!

大姐又说,不亏是我师傅的好朋友,都说对了,以后我也许会打理这家酒楼。我师傅

说了,如今改革开放了,不应该再有乞丐啦!

大姐的兴趣越来越浓,她想了想,又考我们:这酒楼生意这么好,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说,招牌好、酒菜好、服务好!

还有呢?

善德说,装璜好、价格便宜、气氛好!

正这么猜着、问着,里面传出动听的歌声,音色甜美、音乐飞扬。

就是这个最好,歌好听,人漂亮,是人都喜欢,不管是男的、还是女的。大姐骄傲地道。

我们说,也是!

我们忍不住想迈进去一瞧究竟,但还是在门口聆听着,为什么呢?说不清道不白。小六子叔的女儿是什么样的女孩?真够我们猜的。

只听她动情地唱着《女人就要活得漂亮》这首歌:

女人就要活得漂亮,

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

让世俗左右自己的方向。

想爱就去爱,

想闯就去闯,

身为女人也要有担当。

相信自己我有我的主张,

把梦想化作前行的力量。

做真的自己不去伪装,

自在女人胸怀多坦荡。

女人就要活得漂亮,

活得就要象大海一样。

悲伤无须隐藏,

快乐懂得分亨,

所以好女人都是如水

又带钢。

女人就要活得漂亮,

活得象清风一祥。

笑看世事无偿,

笑看人生跌宕

所以才有女人如花般

美丽绽放。

一歌难求,掌声如潮。

嵇小兰美貌 、苗条、白皙、可爱。

听说找他父亲,并不吃惊。我们知道,找她父亲、求她父亲办事的人一定少不了。

而眼下 ,我们最感兴趣的倒是饭店后面的丐食厅。这个大厅可容纳三百多人就歺,是专为乞讨有困难、乞讨不顺利的兄弟姐妹们设立的。

全城的乞丐都知道,这是个吃白食的好去处,但都很自觉自爱,只要有一点办法是不好意思来的。

我们去了丐厅,只见到三十来人。伙食很好,三菜一汤。这些兄弟姐妹,看到我们穿得这么整齐,也来这儿蹭饭

吃,都很吃惊,象是见到了外星人。

这些人也很爽气,问他们住那儿,也都一一相告,不是某某桥洞,就是哪儿哪儿的旧庙和快要拆迁的空房子……

能和这些各色各样的乞讨者在一起用歺,真是我们的缘份。我和善德都认为,这是我们最不寻常的一餐饭。

临别的时候,我故意问一位叫小老大的快三十的乞丐,你明白老六公为什么开这么多酒楼饭店吗?

他脱口回答,你比我还儍,老六公是乞丐出身呀!乞丐是干什么的呀?讨饭呀!他老人家就是要从饭菜里站起来,这叫什么?这叫英雄!

一番话说得我们心服口服,荡气回肠!

一路上,我们四人谈的最多的是乞讨人的切口,也就是乞丐的江湖黑话。

我和善德是小文人,写小说的,记得一部《林海雪原

掳走了六十 年 代所有青少年的文学心。于是,"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一类的东北土匪黑话,竟然家喻户晓了。

写乞丐题材,不知其行话、黑话,岂不令读者笑掉大牙?

嵇小青笑吟吟地说,叔叔们说得对,我爸知道得最全,到时候,你们彔下来就是。

我爸常对我说,你不必学这些,今儿说切口黑话,是为了明朝全说白话,说普通话。世上没有乞丐才好哩!

爸爸又说,当前还得以恶制恶。前两年破获拐卖儿童团伙,就是听到犯罪分子用切口交谈而找到线索的。

善德开玩笑说,无为人喊爸爸叫爹爹,你怎么说成普通话啦?

小清道,普通人就应该说普通话!

我想,这个佼佼俊俊俏俏的小姑娘真会说话儿,难怪十八岁就经营着这么大的生意。

我又随想,金庸老先生的《笑傲江湖》,我看了至少三遍,很喜欢里面的圣姑任盈盈。眼下,这位嵇小清可不比她逊色……

什么切口?善德急不可待地问小青,一脸的虔诚。

小青说,有一人对另一人说:一虎头万,老渣不能大意了!

另一人说:顺水万,摆丢了,摆金了,鞭轰儿,当心呀!

我俩一头雾水,只有张嘴结舌的份。

大姐笑着解说:第一个人对第二个人说,老王,贩卖人口的事不能大意了,有危险了;另一人说,老刘,刮风了,下雨了,还打雷了,得掐尾收敛了。

啊,老六叔厉害呀!

我又问了个不得不问的话题。

我问小青:侄女儿,你爸为什么非要赖在银屏山呢?

嵇小青反问,叔叔,您知道银屏山吗?

我们来之前,已收集过无为县的所有资料,包括银屏山

的传说、传奇和壮观。

这就是有文化的好处。于是我就侃侃而谈:

无为县城南面五、六十里处有座延桥镇,从那儿就可以看到綿綿山峰的银屏山。那儿可是新四军七师的根据地,也是革命的摇篮之一。

有一座气势雄伟的高山,被称为“银屏峰",这是因为山峰上有一块巨石,色如白银,形似花瓶。它的四周,有九座形如狮子的山峰,坐、卧、立、行各异,自古就有"九狮抱银屏"一说。

银屏主峰的南面峭壁,每当隆冬季节,雪盖冰封,银装素裹,煞是壮观;山中谷幽、林密,加上溶洞、奇花,构成了一幅幅优美的天然国画

更加引人入胜的是银屏牡丹花,人称“天下第一奇花"。

这花呀,生长在一堵巨大的犹如斧削、光滑如屏的悬崖峭壁之上,为一株天然野生白牡丹花,风姿绰约,历经千年而永葆青春,殊为举世罕见。

小青道,这些我们都晓得,可经你这么一说,就着迷了,难怪我爸选了这么个好地方待着。

她告诉了我们一个秘密,说她爸爸就在这牡丹花下面的一个山洞里住着,一般人想不到这洞中住了人;再说,没有点武功,也难爬上去。

听小青这么一说,我和善德就心痒痒得不行,恨不得马上飞到银屏山,飞进那山洞,见到小六叔。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大姐提议去坐长途车,我和善德极力反对,心里的小九九是,多听她俩说说行家话,更多点乞丐素材,更了解点小六叔。

大家就这么边走边聊,倒也生劲。我和善德会点皮毛武功,这点路当然不在 话下,而对她俩呢,就更是小意思了。

快到延桥时,迎面走来衣着褴褛的小乞丐,二男一女,见着我们就作揖打躬地唱起了莲花落,既跑调又不韵;他们把我们当成了有钱人。

嵇小清还真的掏了三张十元的票子,分给了他们,条件是好好听听大姐唱。

大姐笑笑,掏出竹板,字正调圆地唱道:

三个小儿好好听,

怎么当个好叫花。

穿双破鞋没有底,

没有袜就光脚丫。

身上穿的像烂网,

背冻骨冷向上拉。

渴了就要去要饭,

伸手也能弄口茶。

乞讨漂泊到哪里,

哪儿都是我的家。

头戴破帽不象样,

身穿那件破烂褂。

夏天暖来冬天凉,

打狗棍儿臭比划。

我给改名文明杖,

敲山震虎哗啦啦。

要饭篮子胳膊挎,

爹啊娘啊叫个炸。

到了东村到西村,

到处都有好人家。

大姐唱得那么叫人动心、又那么令人焐心,我们都着迷了,也彔了下来;那三个小家伙竟啪嗵跪了下来,直拜师傅。

大姐大笑道,我早就是你们的师奶了!

这个插曲,令我们大家忍不住地笑了好久。

笑着笑着,也就到了银屏峰下。

山景美极,山势峻崚。我们无心欣赏,只盼老六公现身。

大姐竟然忐忑不安,担心师傅责怪她私自闯山。

只听小青脆声婉转地唱道:

千年牡丹六朵开,

亿年银屏九狮拜。

小清回家叫声爹,

六公梦醒飞下来。

这诗可不是要饭歌,很有诗意和内涵的。特别是小清吟唱的笫一句"千年牡丹六朵开”,太有灵气了。

这株野生白牡丹生长在离地三十米高的悬崖石缝中,有着一千三百多年的花龄。

北宋欧阳修就写过一首《仙人洞看花》赞美过它,那时作者压根儿就没想到它能旱涝不惧、享年至今。

这花儿,历经千年沧桑,而且历史验证,花开六朵最为吉利,乃是风调雨顺、五谷登丰、六畜兴旺……

不容我和善德多想,一人几乎飞了下来。

站在我们面前并不是什么魁梧大汉,也不象什么关公张飞李逵似的江湖人物。他就是他,个儿不高,并不英武;身着朴素,五官还算清秀。他大抵五十开外,精神头倒是十足且矍铄。

我们几乎是一见如故。我说了在我三岁时见到他嚼磁玩蛇的场面,他"哦哦"地回忆着,就一把抱住我,那手劲头好大呀!

我的感受,老六公不可能晓得。他的救赎小蚂蚁的一切,对我影响有多大。我的前半生坎坷之极,是他的影子陪伴着我,是他的精神鼓励着我,他是我人生的第一位良师益友,从我三岁的时候开始。

我们随着老六公登着凿踏子攀岩 ,竟也不难,也就不到二十米高。所谓凿踏子,就是在难攀处,凿石成阶,依阶可登。这些凿踏子皆隐于草丛中,不细心,还真难发现。当然,这些都是老六公的精心杰作。

这洞中也有钟乳石,象什么也说不清,没有景观价值,却给人温暖、温馨 、温情的感受。

洞也不深,只有三十来米,却要拐三道弯,要不是老六公引路,早就认为到头了。

洞底 有一个出口,只能一人挤过。大家鱼贯而出,都倒抽几口气儿,因为展现在你眼前的是一片三月桃花的盛景。

这是一片半山的山谷,四周全是刀削般的峭壁,谷面有几个足球场宽扩,且有不少果树,其中最特出的是弥猴桃。因为你可以看到一群猴子在树上腾跃、嘻闹,其间还有葛藤攀绕。

最耀眼的还是桃树,灼灼桃花,令我们目不睱接。

我请教老六公,这桃树一排排、一行行,可不象天然生就的呀?!

老六公笑道,是我这几年补栽的。

前几年太乱了,想布局一个山谷中的桃花园。

善德问:叔叔一定读过陶渊明的《桃花园记》了!

老六公问,陶渊明姓桃么?什么地方人?

他的话引得我和善德笑起来,更是深 思起来。陶公为躲晋时之战乱,求一方静地;老六公本是乞丐,却自栽桃红,求如此的一方太平。

"人间有味是清欢"。

现在,他很有钱了,却仍然醉心于此,实在是令我们尊敬有加了。

我就想起杰克-伦敦笔下的毒日头。

小说《毒日头》分为一、二两部。

在第一部里写一个诨名叫毒日头的人,在北极淘金,和严酷无情的自然力顽强斗争的故事。

在第二部里,则写这个在北极过着原始人生活的人,来到了美国所谓文明的大都市里,展开了和美国当时的资本主义制度以及大资本家们的残酷斗争的故事。

毒日头是胜利者,但是他最终抛弃了一切诱惑,甚至巨大的财富,来到月亮谷,艰苦地劳动,自力更生地生活,

他的肚子小了,力气却大了,活得十分自在,还谈了恋爱。他原来认为恋爱比天花还可怕。

作品最后的情节意味深长,主人公偶然间发现月亮谷原来是个庞大的金矿。但是,他却默默地把暴露的金砂掩埋好。

因为他——毒日头已经明白,对他而言,什么才是最有价值的金矿。

想到这儿,我就问老六公,这里除了美丽、静雅、太平,还有什么别的价值?

这儿呀!也是我的战利品。

他的话令我们大惑不解。

小清就告诉我们:这儿曾经是一个极隐蔽的"罪窝"。

大姐见我们还是一头雾水,还是不明白,就跟我们说了一件血淋淋的事实:

一些心狠手辣的歪把子(坏的乞丐头子),乘前几年"文

革"的乱劲,将一些拐骗来的小孩,就在这儿伤害成各种各样的残疾模样,残不忍睹。有的还恢复不了,被活活弄死了。我的那对儿女就是他们残害的。

你们在街面上见到的残疾小花子,都是他们那类人造孽造出来的;有些大龄的,也是这一类。

老六公不无痛心地道:现在好多了,公检法严管了!

我们就想,这儿如此美好,是人都无不向往,但它的从前是令人发指的罪窝;现在因为有老六叔,又变成了桃花园。

我就不解地问他,你不知道有个陶渊明、陶公,更不知道有篇《桃花园记》,你怎么就栽了这么多的桃树?板粟、山核桃这些不是更好吗?

老六叔这么说,这山谷中有三百多只猴哩!有些猴种很珍贵,比如六耳弥猴。

弥猴桃我栽过,活棵的少,就载了这几种桃树,都活了,它们饿了也爱吃……

我和善德越发对老六公了解了、也更敬佩了……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老六叔知道了我们的来意,就是想获得更多的关于乞丐 的素材。

他就给我们讲了几个徒弟的故事:

我有一个徒弟,在拜我为师前,叫小耗子,长得有点象戏台上的娄阿鼠,贼眉鼠眼,话音尖细。一听这诨号,一看这长相,就知道他很会偷 。

说到这儿,我的朋友善德竟脸红起来,手脚无措。因为他长得就象耗子,小眼睛、小耳朵,一脸的鼠相。好在,他身材魁梧,诗写得缠绵动人,就娶了全校的校花。

老六公继续说:

他当乞丐,只不过是作为掩人耳目、实为马糊眼而已。不过,他有三种人不偷,一不偷穷人;二不偷有困难的人;三不偷吃糕和豆儿,也就是老人和姑娘。当然,对小孩就更不会侵犯了。一般人家里,总有上面的三种人,所以他就决不偷家劫舍、撬锁入窃。

那天,小耗子在一家小超市闲逛,进进出出了多少次,都没有锁定到合适的目标。他为什不到大超市,那儿的顾客,应该是有钱的多呀!他精明着呢,那儿有摄像头呀,保安也看得严,他才不儍哩!

他又逛到门口,眨眯着绿豆小眼儿,扫荡街上的行人。这条街不宽敞,也不热闹,行人就不多,但对面的一家医院可是大名鼎鼎,那是一家肿瘤医院。他想去那儿碰碰运气,可是一想到治那种病的人,虽然带的钱多,但那钱是救急的

,便止步忍住了,他不能违背他偷窃的规矩。

这时,他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向这边蹒跚地走来,走到街中心又停下,掏出张纸页,认真地看着,害得好几辆车不得不停下,急急地响着喇叭……

他踉踉跄跄地进了超市。他是来买啤酒的,一买就是七八瓶,身上的口袋都插满了,手上还抓了两瓶,边付钱边喝着。

真是个酒鬼!小耗子思量,偷他挺合规矩。

小耗子跟他一撞,哈!皮夹到手了;那个四十多岁的酒鬼,抬眼瞅瞅小耗子,一脸的不高兴,嘟囔着,报复地回撞了一下,就蹲在店门口的旮旯处继续喝他的啤酒,也不在意这一来一回的对撞。

小耗子躲到无人处,先是四望了一下,见没人注意自己,就得意地哼着小曲,唱着自编的《小偷警世歌》:

出门反锁切莫忘记了,

大量现金保存银行好。

单向挂包拉链向前掏,

随身物品随手保护好。

裤袋后面手机和钱包,

遇到小偷恐怕就要遭。

乘坐火车最好别睡觉,

随身勿带太多的钞票。

打盹别忘拽着行李包,

凌晨时分小偷易来到。

歺馆吃饭物品要看好,

车站码头处处注意到。

小偷眼神四处在游走,

手拿衣服报刊遮眼罩。

师哥美女别看穿戴好,

以貌取人未必都可靠。

防范小偷意识要提高,

防范指南大家要记牢。

这歌教唱朋友和家人,

小偷躲在厕所哭晕了。

……

小耗子随手一摸裤后袋袋,空的,那钱包竟不翼而飞了。

他失落之余,竟感到好玩,出道以来,他就未失过手,因为他无绝对把握就宁愿空着,所以他从没有被当场抓过,更没有进过派出所。

他的小心和经验,使他一身"清白",没有案底。

这次,又被偷回去了,还不揭穿自己,真是高手呀!这高手还几乎喝醉了,竟如此戏弄小辈。

小耗子又想,自古以来有一种拳,叫醉拳,想当初武松在景阳岗三拳打死猛虎,就是喝了十八碗酒。

小耗子不慌不忙地走至喝得晕头晕脑的"高手"面前,一个深深的鞠躬,道,雕虫一技,让长辈见笑了。

“高手"说:我叫钱六强,我师傅人尊老六公,那才叫高手。他老人家,会偷但从不偷,乃乞丐出身,我当然也逃不过乞丐的命,是他的六徒儿。小子,明白了吗?

小耗子心里又嘀咕开了:

乞丐怎么会象个有钱人呢?

钱六强道,师傅收我为徒时,早已不乞讨了,他给我一万元,要我去创业,有一句话说得我当时哭了。

师傅说,我是老六子,你是小六子;你有个好姓,我没有,就编了个嵇姓。你呀,还有个哥哥,叫钱三强,大物理学家,了不起的人物。

我当时懵了,说,我的五个哥哥都死了,哪有这么个钱三强呀?

你呀,混蛋一个!就当有就是了,五百年前都是一家,有个亲情、有个好哥不好吗?这是有了念想、有了奔头、有了榜样!

正好赶上改革开放,我便挣到钱了。

小耗子不好意思问,你挣了多少钱?财不外露,他是懂的。

钱六强却继续自说自道,我挣了三千多万,虽然只是师傅的零头,也算没有交白卷,比我那“三强‘哥哥’”还有钱。

耗子奇怪地问,你为什么这么相信我,我可是个小偷啊!

凭你刚才唱的"小偷警世歌”。人是会变的,我的师傅

将我变好,我也会将你变好,你信不信?

于是,钱六强掏出皮夹,他将其中的三千多元全送给了小耗子。

他指着那张确诊单说,我患了癌症,一年多了。现在,我只能活一个星期左右了。

小耗子哭了。

老六公痛心地对我们说:

一个星期后,钱六强将三千万的资产转交给我,要我代他去做善事;又将大概五百万让小耗子继承,要他改名钱七强,并投在我的门下。

我本想问,他真的改邪归正啦?但想想不妥,便转着弯问,他也挣着钱啦?

老六公不无兴奋地夸奖道,这小子鬼精呢,现在从事电商,赚了多少个亿了,是我的得力帮手。

善德问,我们可以见到他吗?

他出国参加一个国际论坛去了,以后吧!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十一

我们没有一个说饿了,想去吃饭;也没一个说跑了六、七十里,累了,想去休息。大家都直勾勾地盯着他,又不好意说:再讲一段吧!

老六公当然心知肚明,他泡了一大壶他亲自采炒的云雾茶,清香扑鼻、柔润爽口;又拿来自编的硕大顶圆的竹果盘,上面堆着去年藏起来的弥猴桃,软软的、蜜蜜的,在我们眼里和心里不比王母娘娘的蟠桃差……

老六公又给我们讲了他大徒弟的事情:

我的大徒弟比我小不了多少,快五十了,他叫周善新。

什么?什么?!善德大叫起来,几乎失去了礼貌,引得十几只不安份的猴儿又蹦又跳地凑过来找热闹。善德也姓周,与老六公的大徒弟就差一个字,而且是同辈的,真是无巧不成书呀!

老六公笑道,周姓是他的,名字是我起的,企望他不当叫花,行善结德,重新当个有用的人。小哥,真是有缘了,他对善德说。

这个小插曲,道出了老六公说这个故事的目的。

有一个乞丐终于发现了一个理想的乞讨地方。这是一幢依山而建的独立别墅,它掩映在一条山溪旁,四周是绿树红花,煞是难得的清静之处。

时代有点不同,老一辈的乞丐,穿得越破越好,越令人同情;现在还真是不能太窝囊,不能让人太讨厌。于是,这个年龄不大的叫化,只是将自己装扮得老相些,衣着却清丝着哩。

就这么着,他遇到到我的大徒弟周善新。善新貌不惊人,但高高大大,不胖不瘦。

这乞丐也识人,只觉得对方面善有德,便施开了全身绝技,声泪俱下地说:

先生,面善的先生,高大的先生,有钱的先生,行行好吧,俺爹看不见,俺娘瘫痪在床,老婆偷了人、跟人跑了,女儿出了车祸……大徒弟笑了笑,用手止住他的不成调的哭诉,递给他一百元,不等他谢恩就快步走了。

如此这般,半个月吧,大徒弟给了他近三千元。

有一天,大徒弟挣了一大桶金,大概有几百万吧,就主动蹲在路口跪拜的乞丐面前,一把就将他拉起来,说,别再编说假话了,也别再装老了。老实说,我是可以生养出你的。

乞丐哭着我,我是被生活逼的……

大徒弟发火说,我十几年前也是乞丐。你还能讨到,我呢,连水都难讨到。

又说,我师傅给了我二千元,不让我当乞丐,我才有今天;你呢,我已给了你小三千,今天我高兴,再给你二千,去干点事吧!

乞丐忍不住地大胆问,老板靠什么发财的?

靠捣鼓海鲜!于是,丢下二千元又走人了。

乞丐大喜若狂,捣鼓了三个月海鲜,结果进价贵了,又卖不出去,海鲜成了臭不可闻的拉圾货。

三个月后,乞丐好不容易等着大徒弟。善新见到他那可怜兮兮的样儿,就什么都明白了,只丢下两句话,却没有丟下一元钱。

周善新说,做生意能照搬老套的套路吗?那是死路一条。

你明天不准在路边乞讨地等我;在哪儿能找到我,你想想?

第二天,那乞丐在我徒弟的公司找到他。于是,乞丐成了这个公司的职员,这么多年了,应该是部门经理了吧?

十二

老六公的徒弟很多,几乎每个人都有故事,而且都是富有人生哲理的故事。

我们不好意思再软磨硬泡了。可是,老六公还是让我们再一次地一饱耳福。

他指着小清说,你们想听听我女儿的故事吗?

小清的身世,大姐已告诉我们了。我说,大姐说了一点点,真感人;当然想听呀!

老六公说,别看她才十八步,可是科技大少年班毕业的,她是为了我学了产业经济学和国际贸易学,获得了双学士,其实她最喜欢的是文学,

她呀,最爱捣鼓诗。

我和善德都是三十多岁才大学毕业,而且不是名牌,想想惭愧呀!

老六公继续说,我女儿有一天给我带回来一个关门弟子,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小叫化。

小清告诉我,多少次都看见一个小叫花在街边或巷旁跪着,前面铺着写了乞讨语句

的纸张,语句并不怎么悲惨和瘆人,就是说家境困难,想读书,盼望得到帮叻。

这个孩子只是跪着做作业,并不管周围人的议论和给不给钱。

小请拖我去参观,她的心思我知道。她怜悯他,想我帮助他。

我去了三次,才找着他。给了他三百元,他竟然不要,只收十元,还说这已经很多了。

我就去他的学校打听,才知道,他十二岁,上初三,跳过两级,是有天份的优等生。但是,他的家境太差了,父亲是瞎子,妈妈是残疾,他们是农村人,没 有工作,也无法工作,只能乞讨……

我决心帮助他的一家。我让他的父母在饭店里做力所能及的工作 ;不让这孩子乞讨,供他上学和发展。

这孩子比我家小清大二岁,没有他,小清的成绩也不会这么优秀。他上高中,又跳了二级,现在是双学历的硕土生,今年毕业。

下次你们再来,他可能在我的部门工作了。

小清插嘴说,爹爹,让他继续读博不好吗?他聪明,应该上呀!家里有我呢?

老六公哈哈笑了个痛快,说,你们听出来了吧?我女儿处处为这小子作想!

小清说,才不呢!就是不放心你,才不考研、不读博,不和他一起上进读书的。

也是,也是!老六公这么反复说着,脸上漾溢着幸福的微笑。

我想,老六公不仅救赎着乞丐,还将他们中的不少人培养成企业家。

当然,还有这个学者,年轻的学者——这学者,也许能更科学地继他的家业,继续他的救赎理想,而且还有很大可能成为他的乘龙快婿!

我们很想问,但是还是忍住了没问:这原来的小乞丐叫什么名字呀?!

2020-12-09 于芜湖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中篇小说《寻找“乞丐”小六子》作者:吴仰生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67386243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bqim8.com/archives/1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