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五行意识+科学工具”哲学系统是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哲学瑰宝

蒋荣清

“阴阳五行意识+科学工具”哲学系统是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哲学瑰宝

在近代历史上,由于西方发达的资本主义,使得西方在政治、文化、科技、经济等诸多领域远远先进于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于是一度产生了全人类对西方世界的迷信。当然包括迷信西方哲学,一度让世人认为,全人类只有西方有哲学,其他地区和国家最多只有文化而没有哲学。当今看来,这是何等荒谬的想法。

当世界历史发展到现今,随着西方世界的不断衰退,世界其他地区和国家的不断发展和进步,西方发达的资本主义的优势在慢慢丧失,当然人类对西方世界的迷信也在逐渐消失,当然包括对西方哲学迷信的逐渐消失。

其实,哲学一点也不神秘,所谓哲学就是能够促进人类发展和进步的对世界、对人生、对价值的认知学问。而且,哲学是不断发展进步的,而不是一成不变的。

严格地讲,当今世界应该同时存在着六大类哲学:西方哲学、中华哲学、印度哲学、伊斯兰哲学、单纯的神教哲学、科学哲学等。当然,这种分类不是全然单纯且排他的,基本上都是复杂且融合的。

有必要说说哲学与宗教的关系问题。哲学是宗教的基础,任何宗教都是对自己哲学的日常生活化。可以说,没有哲学,就不可能产生宗教。同理,特定哲学的彻底衰败,依附其上面的宗教也必然衰败。事实上,一种哲学一旦形成宗教,这种哲学就如同进入了坟墓,只有不断的形而上学,只有不断的僵化,最后是消亡。

由此可知,越是先进的世界,越是远离宗教,到了共产主义社会,没有了宗教,只有科学、哲学和文化了。

有必要说说哲学与科学的关系问题。

哲学是特定历史时期纯粹的意识形态的问题,是政治、文化、宗教等社会产品的灵魂主宰。可以这么说,没有哲学的支撑,社会必然是愚昧的,野蛮的,黑暗的。不可能存在真正有生命力的政治、文化、宗教等社会产品,当然就不可能形成促进社会发展进步的社会运动。

而科学是特定历史时期支撑人类生存发展的技术、材料、工具等所构成的物质产品。可以这么说,没有科学的支撑,不可能形成繁荣昌盛的富足社会,其社会必然是落后的,贫乏的,困苦的。

哲学与科学是相辅相成的,但他们又是泾渭分明的独立系统。哲学不是科学,科学也不是哲学,用科学来攻击哲学,或者用哲学来贬低或抛弃科学,都是错误的,都会产生不良的历史后果。

“阴阳五行意识+科学工具”哲学系统是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哲学瑰宝

一、为什么西方哲学在不断地丧失其先进性。

不论打着什么样的旗号,不论穿了什么衣裳,西方哲学骨子里就是名利哲学,这是变不了的。

西方哲学发源于希腊神话,而希腊神话里的神几乎都是满足人类名利的万能者,西方人信奉这些神就是为了让众神保护自己能够满足名利需求。后来,随着基督教的成形,耶稣逐渐成为西方世界众神之王。

客观地讲,基督教促进了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问题是,随着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神话哲学逐渐被科学所淡化,西方哲学就慢慢地分化为两派,一派是追求绝对利益和绝对安全的帝国实力派哲学,一派是追求社会共同利益和社会共同安全的马克思主义派哲学。马克思主义派哲学一经出现,就为世界人民所喜爱、接受和改进,成为世界人民追求幸福的哲学。相反,由于西方是资本主义的天下,帝国实力哲学主宰了西方意识形态,没有马克思主义派哲学存在的环境,马克思主义哲学被西方意识形态所仇视和打击。由此可知,西方哲学必然不断地丧失其先进性,历史发展情况也证明西方哲学的确在不断衰败。

“阴阳五行意识+科学工具”哲学系统是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哲学瑰宝

二、为什么中华哲学能够历久弥新,新时代中华哲学为什么可以成为主导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识形态。

中华哲学起源于《周易》,《周易》妙就妙在,其既不是唯物论,也不是唯心论,而是物心一体的阴阳八卦论。

《周易》以“象数理”“精气神”理论认为,世界既是心(阳)的,也是物(阴)的,独心(阳)的不生,独物(阴)不长,必须是心(阳)与物(阴)在特定环境条件下有机合成一个特定的八卦,才有其特定的生长。

《周易》“五行”“阴阳”“六十四卦”的综合理论认为,世界有美丑善恶,特定历史环境下的美丑善恶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但人是活的,只要具备“趋吉避凶”的道德和才能,人可以生存、发展并幸福于任何特定历史环境下。

因此《周易》是客观求是、主观求福的“趋吉避凶”哲学,《周易》哲学兼有了良善、进取、果敢、忍耐、斗争、包容等所有哲学要素,是至今为止人类社会发现的最古老、最完美、最有生命力的哲学。正因为如此,《周易》孕育出了儒、道、墨、阴阳、兵、医等中华百家文化,形成独特的中华文化。虽然,在历史的进程中,中华文化接受并改良了佛文化,接受并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接受并发展了资本市场经济,形成了当今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中华哲学。中华哲学的每一次新生,都促进了中华民族的新生,都对世界发展进步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中华哲学如何发展,《周易》哲学的灵魂主导作用始终没有变。正是因为中华哲学这种奇妙的变与不变,成就是中华哲学的历久弥新,历史也必将证明新时代中华哲学可以成为主导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识形态。

“阴阳五行意识+科学工具”哲学系统是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哲学瑰宝

三、对新时代中华哲学的设计。

什么是新时代中华哲学?没有人说得清楚,因为中华哲学正在形成之中。说不清楚,就会产生一个如何设计的问题,而且设计的问题还很紧迫。因为哲学是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灵魂支撑,没有成熟的哲学也就不可能有成熟的时代。也就是说,现在的新时代仍然是按照老的哲学在摸着石头过河式的探索之中。一句话,没有成熟的新哲学,就不可能有真正成熟的新时代。

但也不能说,要等有了成熟的新哲学,才能进入新时代的建设实践。历史事实是,时代的发展进步总是先于哲学的发展进步,哲学的发展进步总是在时代的发展进步基础上进行的。但哲学又是不可或缺的,哲学是规范、平稳和主导历史轨迹的重要载体,一旦形成时代的哲学,这个时代就有行稳致远的可能。

让我们又回到“什么是新时代的中华哲学”的话题上面来。前提当然是什么是新时代?我们早已经完成了新时代政治、经济、文化、国防、科技、外交等诸多方面的顶层设计,并在社会实践中取得丰硕成果,最具新时代特征的有乡村振兴、高尖科技、产业升级、数字经济、智能机械、以人民为中心、一带一路、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方面。也就是说,新时代中华哲学必须高度契合新时代的特征,完成设计并建设。

当然,新时代中华哲学还必须建立在深厚的历史基础之上,也就是说不能脱离中华传统哲学、马克思主义哲学、毛泽东思想哲学、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哲学等等。

鉴于以上思路,和以往的思考,就新时代中华哲学设计的问题,提供几个哲学模型,供讨论。

(一)、灵活机械系统论。按照《周易》阴阳论,“灵活”属于“阳”,而机械属于“阴”。每一个八卦,无论是自然界的八卦,而是人类制造的八卦,无一不是这种灵活机械系统

“灵活”需要“机械”来支撑,“机械”又需要“灵活”来主导,目标是形成特定的“幸福快乐”。

在漫长的进化过程里,形成了两套自然界的灵活机械系统:一是有机的灵活机械系统,一是无机的灵活机械系统。

有机的灵活机械系统,好理解一点,呈现“精气神”特性的灵魂就是“灵活”,而呈现“象数理”特性的身体就是“机械”,特定的一个生物就是一个特定的灵活机械系统。

无机的灵活机械系统就难理解一点,呈现化学特性的就是“灵活”,呈现物理特性的就是“机械”,特定的一种物质就是一个特定的灵活机械系统。

在漫长的发展进步过程里,形成了两套人类社会界的灵活机械系统:一是文化的灵活机械系统,一是科学的灵活机械系统。

文化的灵活机械系统中,让人产生幸福快乐感的形式就是“灵活”,而形式的载体就是“机械”。比如唐诗,可以让人进入一种美妙的情景,这种功能就是“灵活”,而唐诗特定的文学体裁就是“机械”。

科学的灵活机械系统中,满足人们物质需求的技术就是“灵活”,而支撑技术的材料、工具、工序、产品等就是“机械”。

灵活机械系统论,其实也是马克思的“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哲学的继承与发展。但灵活机械系统论的哲学模型,则更具直观性和操作性。

灵活机械系统论,“灵活”是哲学范畴,“机械”是科学范畴,在社会实践中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彻底摆脱唯心唯物的哲学伪命题的负面影响,让哲学与科学更加紧密地结合,更好地社会实践服务。

(二)、生老病死过程论。

生老病死过程论的哲学模型,是在灵活机械系统论的哲学模型基础上的发展和延伸。用《周易》哲学来解释,“灵活”就是“精气神”的哲学范畴,而“机械”就是“相数理”的科学范畴。

“精气神”模块中,“精”起到决定作用,“生死”是由“精”决定的。“气”与“神”只是“精”变化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不同形态,“气”是“精”的身体“道”形态,“神”是“精”的“德”形态。“精”在“气”方面出现问题,表现为“老”。“精”在“神”方面出现问题,表现为“病”。因此,维护“精”的最好办法就是“理气养神”。总之,在“精气神”模块中,只能在哲学范畴内解决“生老病死”的所有问题。

“相数理”模块中,“相”起到决定作用,“生死”是由“相”决定的。“数”与“理”只是“相”变化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不同形态,“数”是“相”的体态物质性,“理”是“相”的性态必然法则。“相”在“数”方面出现问题,表现为“老”。“相”在“理”方面出现问题,表现为“病”。因此,维护“相”的最好办法就是“清数辑理”。总之,在“相数理”模块中,只能在科学范畴内解决“生老病死”的所有问题。

如果说,灵活机械系统论的哲学模型是解决结构问题的,那么生老病死过程论的哲学模型是解决运动问题的。

生老病死过程论的哲学模型,同样也是马克思的“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哲学的继承与发展。“生产力”适合用生老病死过程论的哲学模型来研究,“生产关系”同样适合用生老病死过程论的哲学模型来研究。其实,所有世界万事物都离不开生老病死过程论的哲学模型。

(三)、天地人和合六亲十神命运一体论。

天地人和合六亲十神命运一体论的哲学模型,是在继承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哲学基础上,为解决社会问题而设计的哲学模型。

因为马克思的科学社会主义哲学形成于初级资本主义社会,虽然对资本进行了深刻的分析和批判,并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进行了哲学的构思。但用今天的眼光来看,马克思的哲学贡献主要在于,超前提出了未来社会的哲学方向和一些真理性的哲学原理。而历史也充分证明,必须对马克思哲学进行发展,才能适用于当今社会实践中去。比如,在马克思哲学里,私有制与公有制是对立的不相容的,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证明,私有制与公有制可以和谐地同时存在,资本市场同样可以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

天地人和合六亲十神命运一体论的哲学模型,就是为了解决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哲学缺陷而设计的。而天地人和合六亲十神命运一体论的哲学模型,构筑在几乎被现代人抛弃的“四柱八字”古老哲学基础上。

在现代常人眼中看来,“四柱八字”体系是迷信是糟粕,是江湖术士用来骗人混饭吃的工具。事实是不是这样,不是本文的论述范围,在这里不作讨论。

其预测功能如何很难说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四柱八字”体系是严整的,几乎是完美的有关社会科学的哲学模型,作为社会生活的参考知识超级的实用。为什么这么说呢,是有条有理,有根有据的。

“四柱八字”体系是依据《周易》哲学原理而创造的预测和指导社会生活的实用哲学体系,千百年来为中华民族所喜爱,至今仍然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四柱八字”体系,虽然原理并不复杂,但是需要熟练掌握阴阳五行原理,并具有深厚生活阅历的人士,才能准确应用。在“四柱八字”体系中,一切形式主义和教条主义都毫无用处。

“四柱八字”体系是以日元的立场角度来研究“命”“运”的,而日元以外的“四柱七字”是日元生存发展的时空环境。如果是熟练掌握阴阳五行原理并具有深厚生活阅历的人士,来观察日元生存发展的时空环境,清晰明了,一目了然,工具就是:阴阳五行,天地人和合六亲十神;目的就是:预测和掌握特定日元的,特定“命”之特征,和特定“运”之轨迹,从而达成趋吉避凶的目标。

“阴阳”是用来确定四柱八字以及运程的身份性情特征以及运行方向, 是日元确定“六亲”身份的主要依据。

“五行”是用来确定四柱八字以及运程的物质特性以及物理功能, 是日元确定十神“德才”和六亲“资源”的主要依据。

“阴阳”与“五行”的共同作用,是用来确定四柱八字以及运程的运行顺逆特征, 以及未来前途的明暗特征,是日元确定“十神”身份的主要依据。

“六亲”是用来确定四柱八字以及运程的社会关系, 是日元确定如何利用社会“资源”的主要依据。

“十神”是用来确定四柱八字以及运程的“德才”“功效”的, 是日元确定如何建功立业的主要依据。

讲了“阴阳”“五行”“六亲”“十神”,还必须讲一讲“天人合一”的哲学理论。“天”是精气神范畴的哲学概念,“地”是相数理范畴的科学概念,“人”是心灵范畴的实践体验